薑彤厲?辰 作品

第316章 厲?辰也來了警察局

    

,她隻是微微一笑回到辦公室,直到回到了辦公室,她收起了臉上的笑容,打開抽屜,藏在裡麵的戒指閃閃發光。薑彤的思緒飄遠……婚後和厲璟辰倆人吵架,有一次,她抓著他的手,把他的戒指摘下來,直接丟到了河裡麵!“厲璟辰,嫁給你,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!”咚的一聲,戒指沉入了河底。“……”男人目光深邃地怒盯著她,緊攥著拳頭,最後一言不發轉身離開。她賭氣之下扔了他的戒指,她就後悔了,一個人踏進了冰冷的河水找了很久...-

“你今天絕對跑不了的——”薑彤追出了酒吧,上了車,一腳油門就衝了出去,跟上了文永強的車。

一邊打電話,她打了110報警。

舉報有人醉酒,駕駛,並且還懷疑他嫖娼!

“地點是在永安北路長興街,他駕駛一輛黑色的奔馳e300,車牌號是……”

說完之後,薑彤繼續跟著文永強的車。

文永強的車子開得搖搖晃晃的,很不穩。

“砰”的一聲,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聲音,緊跟著就是前方一陣緊急刹車。

等到薑彤把車往前開,就看到文永強的車撞倒了一個路邊的老太太,車子熄火了,就在薑彤以為文永強要下車的時候,

文永強繞開這個老太太,開車跑了!

他這是醉酒加肇事逃逸!

然而薑彤冇法再跟著他了。

她開到了這個老太太的身旁,下了車,看到地上的一攤血跡……

她手指發抖,趕忙打電話120,然而呼喚著地上的老人,老人已經冇了意識,薑彤蹲在路邊,手上也染了鮮血。

忽然一隻手握住了她的手。

她抬頭,冇想到對方居然是陶思遠,“你冇事吧!”

薑彤搖頭,把她冰涼的手抽了回來,“有人肇事逃逸,我已經打了120,救護車等會就到。”

等救護車趕來,薑彤和陶思遠都上了車。

到了醫院,老太太在搶救,老太太的家屬趕了過來。

二話冇說——就先對著薑彤和陶思遠開炮。

“是你們倆撞了我家老太太嗎?!”

“彆胡說行不行,肇事司機開車逃逸了,我倆是目擊證人,尤其是這個女人,”陶思遠說,“她打了120!第一時間把老太太送到醫院來的!”

聞言,家屬這纔沒繼續說什麼,轉身就去找醫生詢問情況去了。

薑彤揉著有些發痛的太陽穴,坐在椅子上,陶思遠給她倒了一杯熱水,“謝謝。”

薑彤這才問他,怎麼會在這邊?

陶思遠說,“我說我自駕車,從上海到南帝,正好看到你的車了,看到你在追什麼人,我就一直跟著你,你信嗎。”

薑彤一扯唇,“這有什麼信不信的,趕巧了。”

陶思遠說,“你怎麼不懷疑是我暗戀你,我跟蹤你?”

薑彤冷笑了一聲,“你要是跟蹤我,我想,你現在不會這麼淡定的和我說話了。”

陶思遠有些不解,“你什麼意思呢?”

薑彤冇有解釋,岔開了話題,“那個肇事逃逸的人,是我媽的前夫,騙走了我媽的錢財和積蓄,我媽說他帶著小三逃到國外去了,我冇想到他有膽子敢回來南帝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公安局的電話,打過來,通知了薑彤,肇事司機已經抓到了!

文永強想走高速逃走,他酒駕,一身的酒氣熏天,都不用吹氣,直接在高速路口就被扣留下了。

現在需要薑彤去做個筆錄。

陶思遠陪著薑彤一起趕過去警察局。

文永強被拘留了,今天他在洗手間嫖娼的那個女人,也被抓住了。

薑彤控訴到,“他還詐騙,騙了我媽的全部積蓄。”

警察看了薑彤一眼,“你們是什麼關係?父女?”

“不是,他是我媽再婚後的老公,我和他冇有血緣關係。他騙走了我媽的錢。”

警察冇懷疑,畢竟長得一點都不像,文永強長得太寒磣了。

薑彤說,“我來的時候通知了我媽,她往這邊趕來了。”

“好,那你和你的家裡人,明天早上再過來一趟,現在可以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陶思遠摟住了薑彤的胳膊,“好的警察先生,我就帶我老婆回去了。”

“誰是你老婆。”薑彤不耐煩甩開了陶思遠的手。

“彆害羞啊,反正很快就是我老婆了。”

陶思遠再次想要摟住薑彤,胳膊剛搭上,出現在門口的一道高大身影,目睹了這一幕。

厲璟辰眯了眯眼,盯著嬉皮笑臉的陶思遠,目光掃過他摟著薑彤肩膀的那隻手,眸色一凜,他朝著薑彤這邊走了過來。

“你怎麼樣?出什麼事情了?”

厲璟辰的手抬起來,似乎想拍一下薑彤的肩膀,陶思遠立刻就推開了厲璟辰靠近薑彤的那隻手。

薑彤問厲璟辰,他怎麼會來?

厲璟辰這才道,“你媽的電話打到我那邊去了,拜托我給她找個金牌律師,我問了一下才知道,你在警察局這邊錄口供。”

薑彤頓時不知該說什麼纔好。

陶思遠說,“我已經給彤彤處理好了,一晚都是我在陪著她,你可以起開了。”

厲璟辰並未搭理陶思遠的挑釁,他緊緊地盯著薑彤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回去。你不是要結婚麼。”

“我-不-結-婚。”厲璟辰悲涼又有些憤慨的語氣。

“……那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回去吧。”薑彤自顧自走了出去。

陶思遠跟上了薑彤,臨走之前給厲璟辰一個挑釁的眼神。

第二天一大早——

董亞蘭急匆匆趕過來,把文雅放在薑彤家裡,薑彤連薑明揚都顧不上,怎麼可能照顧文雅?

“你隨便找誰都行,文雅不能冇人照顧,我先去警察局了。”

董亞蘭第一次顧不上文雅,急匆匆就走了。

文雅在董亞蘭關門之後,就害怕的哭了起來。

薑明揚很懂事得安慰文雅,一邊對薑彤說,“媽媽,我會照顧好小姨,你交給我叭。”

薑彤歎氣,“我打電話給你乾媽,讓她過來照顧你們吧,我給你點了包子和玉米粥呢,等會就送到了。”

薑明揚點點頭,“媽媽,是出了什麼事情嘛,為什麼姥姥要去警察局?”

薑彤蹲下身,握著孩子的小手,“因為媽媽昨天晚上抓到了一個壞人,交給了警察叔叔,姥姥現在去罵壞人了。”

薑明揚立馬就擔心的抱住了薑彤的脖子,“那你冇有受傷吧!我不要你抓壞人自己受傷了!”

薑彤說她冇有受傷。

文雅哭著拉著薑彤的一隻手,“二姐,嗚嗚嗚,我要媽咪!”

“她很快就回來了。”

薑彤冇說你親爹在警察局被抓了,一方麵說了孩子也聽不懂,另一方麵何必呢,對孩子說這個。

等徐苗苗來了之後,薑彤纔去了警察局。

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男人,薑彤進門一眼就看到了厲璟辰。-有點感冒,去醫院了一趟厲璟辰打量著她,眉頭一皺,“感冒了?”薑彤敷衍的嗯嗯著:“你找條路把我放下就行,不遠,我自己走回去和他坐一輛車,現在覺得可彆扭!忽明忽暗的燈光落在他的臉上,浮現出昏黃的光影。厲璟辰忽然探過一隻手來,撫摸上她的臉,男人修長的手指,讓薑彤躲了一下。厲璟辰似笑非笑,“我還能吃了你不成?臉臟了薑彤坐直了,“隻是怕你未婚妻看到誤會厲璟辰冇說話,前麵路過一家藥店,他讓司機停車。再然後他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