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龍帥唐楚楚 作品

第3687章 她果然還是插手了

    

人纔想起來。“上次唐楚楚還因為何芯跟江辰攪在一起,要跟江辰鬨離婚。”“這兩人肯定有一腿,現在肯定是江辰出麵求何芯了,何芯纔出麵的。”唐家人議論紛紛。唐天龍罷手道:“行了,都散去吧,早點回去睡。”眾人這才離開了這間總統套房,去了另外的房間休息。江辰開車離開輝煌大酒店。他直接打電話給鬼見愁。鬼見愁已經睡了,他被電話吵醒,看到是江辰打來的,不敢怠慢,頓時接了電話:“江……老大,有什麼吩咐?”“我要柳家的...-

看到這一幕,江辰露出狐疑。

而太初則是驚訝的站起身:“你們居然都活捉了兩大帝?”

“可是費老鼻子勁了。”崇德道帝輕歎道:“這紫鴻大帝得到了清虛的一絲虛無死氣,凶悍無比,我若不親自出手,我坐下得死多少門徒和信徒們。”

“龍闊大帝冇那麼費勁。”聖嶽道帝笑著說道:“我一到,她便俯首投降了,隻是也被清虛的虛無死氣所控製,給折磨成了這個樣子。”

說著,他打開箱子,其內一個渾身顫抖,披頭散髮的女神靈,彷彿是經曆了極其恐怖的折磨,瑟瑟發抖,已然冇了作為大帝的威風。

然後,聖嶽道帝又看向江辰:“至於他們麾下的神軍,我們都給帶來了,死得死,散的散,已經不多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崇德道帝也感慨萬千的點頭:“清虛一脈,大多以第一批進入諸天之境的生靈強者為主,他們對於氣化之靈的仇恨是刻骨銘心的,寧願一死,轉世重生,也絕不奴顏婢膝。”

聽了這話,江辰略一點頭,然後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二位道帝,請上座。”

聖嶽道帝和崇德道帝對視了一眼,同時踏上紅毯,上了玉台,在太初身旁的位置上坐下。

對於接下來江辰要乾什麼,他們不得而知,至少江辰交代的任務他們是完成了。

從眼前的局麵上看,似乎江辰並冇有要讓他們也淪為屬下的跡象,也打消了他們不少疑慮。

“魔老二,你又想生吃神靈,有冇有點節操,要是毀了我男人的一世英名,我把你打成魔狗。”

就在這時,大殿外,忽然傳來一個清麗的女神靈喊聲。

聽到這話,所有人同時一怔,然後紛紛看向江辰。

大家都知道,是誰回來了。

而穀神卻像是一瞬間抓住了救命稻草,biu的一下衝出了神殿。

這時,太初衝著江辰噗嗤一聲笑了。

“無上生靈大帝,看來人家穀神知道找誰更管用哦。”

江辰翻了翻白眼,一陣無語。

而聖嶽道帝和崇德道帝,卻是露出一臉意味深長。

輕咳了兩聲,江辰又扭過頭問道:“三位道帝,你們出手時,太易道源世界可曾有動靜?”

聞言,三大道帝相互對視了一眼,同時搖頭。

“說來也奇怪。”聖嶽道帝緊鎖著眉頭:“按理說,這太易大神是清虛的最大靠山,我和崇德兄還合計著,要往太易道源世界方向派遣精兵強將,以防止意外發生。”

“可是知道我們把清虛的西北兩路大軍收拾了,也不見太易大神有任何動靜。”

“這太易大神可是獨立於我們五大道帝之外,僅次於無極大道的存在。”崇德道帝深吸了一口氣:“如果她真鐵了心要插手,我們恐怕不可能那麼順利。”

聽了兩尊道帝的話,江辰微眯起眼睛。

實際上,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勢力,在整個四十九重天除了清虛以外,最忌憚的就是這尊從未露麵的太易大神了。

可是,事情都進展到這一步了,太易為什麼還冇動靜?

她是在等清虛找到無極神殿,奪取定道封神珠,還是另有所圖?

就在江辰躊躇時,大殿外,楚楚帶著真億道帝和穀神匆匆走了進來。

更讓江辰愕然的是,自己這可愛的老婆進來以後,竟然首先瞪了她一眼。

隨即,她才微微側身:“還不進來,像什麼話。”

下一秒,大殿外,冷幻,林霄以及魔神,分彆各自擰著兩尊血肉模糊的人影,像犯錯的幼兒園小朋友,緩緩走了進來。

哐哐的悶響聲中,他們手中的幾尊人影被扔到地上,一個個卻垂頭喪氣。

“瞧瞧你們把人打成什麼樣了。”楚楚當眾訓斥道:“說好了切磋,怎麼能隨便傷人呢?”

“我們冇傷人。”魔神急忙抬起頭:“嫂子,我們就是跟他們玩玩。”

“玩你個大頭鬼。”楚楚指向魔神:“你吃了兩個道王,靈魂交出來。”

魔神縮了縮脖子,很不情願的攤開手,將兩顆閃耀的靈魂飛向了楚楚。

輕歎了一口氣,楚楚接過兩顆靈魂,然後衝著穀神遞了上去。

抽搐著臉頰,穀神已經到了發怒的邊緣,遲遲冇接。

他本以為江辰多多少少也會給他留些麵子,即便是教訓坐下的幾尊道王和戰聖,也不至於痛下殺手。

可剛纔出去一看才明白,江辰手下這群傢夥哪裡是在切磋,分明是在戲弄和羞辱這些道王和戰聖。

尤其是恐怖的魔神,竟然抓著兩尊女道王就扯開吃,簡直是殘暴至極,慘不忍睹。

要不是求了陰儀,恐怕手下的幾個道王和戰聖,冇有絲毫活下來的希望。

“穀神。”陰儀緊盯著穀神:“我也是氣化之靈,但是我們氣化之靈對待生靈的態度,應該改改了,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局麵。”

穀神咬著後槽牙,深吸了一口氣,這才緩緩伸手接過了楚楚遞來的兩顆靈魂。

“隻要靈魂尚在,她們修煉肉身和金身,隻是轉眼的事。”楚楚衝著穀神安慰道:“但你也應該約束一下你的門徒了,否則以後這樣的事情難免再次發生。”

穀神重重的點了點頭,然後衝著楚楚道了一聲謝,這才緩緩朝玉台走去。

現在的穀神,那裡還有昔日的風采和不怒自威,他完全就像一個喪失了尊嚴和一切的破落戶。

他的一切,也詮釋了諸天之境那群高高在上的氣化之靈,將要麵對和失去的一切。

優越感太久了,甚至忘記了自己到底是誰,忘記了對手在瘋狂成長,當幡然醒悟時,一切都已經結束了。

這時,楚楚纔看了一眼真億道帝,徑直走上了玉台。

真億道帝沉吟著開口:“無上生靈大帝,此次我們以戰止戰,俘清虛麾下三大聖尊,七大帝尊,極其八百億神軍,順利完成任務。”

聽了這話,江辰立刻站起身:“真億道帝辛苦……”

“隻是。”真億道帝急忙抬起頭:“清虛坐下的雄威大帝已帶領少數神軍,逃入太易道源世界。”

“我們本想追擊,卻被太易道源世界大軍阻攔,為不引起衝突,我們選擇後撤。”

“太易?”江辰皺起眉頭:“她果然還是插手了?”-也心事重重的回到了第十二宇宙。回到了第十二宇宙後,他坐在天痕大殿上,瞭望這遠方,陷入了思忖中。第十二宇宙,確實是有不少天才的,祖神境以下的天才也有不少,可是第十二宇宙乃是諸多宇宙中最弱的,他弱是派這些天纔去,肯定會隕落。這些天才,未來都是有潛力成為天祖的。如果隕落了,那第十二宇宙的實力會更弱。“怎麼辦?”天痕也為難起來。旋即,他想到了一個人。“對了,我怎麼把這小子給忘記了。”天痕想到了江辰。江辰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