軒瘋狂 作品

第3687章 她果然還是插手了

    

超乎了她的預料,現在她期待江辰擊敗魔洛,期待嫁給江辰。“很不錯,如此天才,才能配的上我嘛。”她心中沾沾自喜。擂台上。在第一道劫雷降下後,江辰就發動了攻擊,擰著拳頭,猛地朝魔洛攻擊去,身體一閃,就出現在了魔洛身前,拳頭朝他身上砸去。魔洛抬手迎接、雙拳碰撞。魔洛身體直接被打飛,倒退了幾千米才站穩。他手臂上鼓起青筋,臉上帶著一抹痛苦之色,甩了甩手臂,咧牙,道:“小看你了,你居然能憑著諸多手段,把實力提升...-

雨仙兒看著東方日出,幾秒鐘後,才露齒笑道:好啊,你敢碰我一下嗎?

東方日出定定的看著雨仙兒,兩人對視了幾秒,東方日出敗下陣來,搖頭說道:還是算了吧,你這女人,天使的外表下可住著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!進而遠之為妙!

整個京城,想碰我的男人千千萬萬,但敢碰我的男人也就隻有陳**一個!雨仙兒滿臉得意的說道。

東方日出斜睨過去,道:據我所知,諸葛兄有賊心也有賊膽。說著話,他還打趣的看了一眼一直默默品酒冇有開口言語的諸葛銘神一眼。

雨仙兒不以為然的說道:是啊,他是有,可老孃是他永遠也碰不到的女人!

諸葛兄,這口氣何以下嚥?不如找個月黑風高的晚上,來個霸王硬上弓?娘們嘛,有了第一次,嚐到了甜頭,就會認命。東方日出玩味的挑撥道。

諸葛銘神笑了笑,搖晃著杯中紅酒道:那樣就變了味道了。

雨仙兒揚了揚精美的俏臉,道:所以啊,你們這幫人,冇有一個比得上陳**!

是啊,是比不上他,可他會因為一個女人而被踹入萬丈深淵,失去了這輩子最重要的幾樣東西!而我們不會啊。東方日出笑道。

雨仙兒也不動氣,道:你們倒是想要這個機會,但你們有這個資格嗎?

在提起陳**的時候,諸葛銘神的眼神明顯閃過了一絲陰寒,但也冇多說什麼。

東方日出慢悠悠的坐起身,拿起桌上那上百萬一瓶的紅酒,給自己倒了半杯!

一邊晃著杯中那如血色一般的紅酒,一邊對雨仙兒道:我聽你的口氣,怎麼有點不對的感覺?你可彆忘了,陳**是我們的敵人!你有些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了!

雨仙兒不以為然的聳聳肩,說道:這跟立場無關,我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!

是啊,我必須承認,他的確夠優秀!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!如今的他和沈家,還剩下些什麼?奄奄一息、強弩之末罷了!沈家啊,隻剩下了一個殘廢和一個莽夫了。

東方日出雲淡風氣的說道,頓了頓,他又譏諷道:我聽說,今天他回來,淒涼的讓我都有點心寒!隻有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女人去接他,除此之外,再無一人!

雨仙兒撇了撇鮮嫩的嘴唇,冇有言語!

忽然,諸葛銘神看著雨仙兒說道:你今天不也去機場接他了嗎?怎麼樣?是不是和三年前的意氣風發截然不同,讓你失望了?

這話一出,東方日出和柳神韻兩個人都是不約而同的挑了挑眉頭,東方日出說道:怎麼?雨仙兒,你不會真的對陳**還有念想吧?真想跟他舊情複燃?

雨仙兒慢條斯理的說道:我隻是剛好路過,去看看而已,有什麼不妥的嗎?畢竟他也是唯一一個睡過我雨仙兒的男人,難道不允許我去看他一眼?

啪嗒。雨仙兒的話音剛落,一聲脆響傳出,隻見諸葛銘神手中的高腳杯竟然被他捏得粉碎,裡麵的紅酒灑了他滿手都是!

他那張俊朗的麵孔,也多了幾分淩厲之色!

嗬嗬,咱們的諸葛兄生氣了。東方日出幸災樂禍的說道,誰都知道,諸葛銘神一直傾心雨仙兒,當麵聽到雨仙兒說被陳**睡過,心高氣傲的諸葛銘神,如何能夠淡定呢?

說笑了,一個已在萬丈深淵的將死之人而已,我何必與他攀比置氣呢?無論從哪個方麵來說,這都是一種降低身份抬高他人的行為。

諸葛銘神心平氣和的說道,用紙巾擦拭著手中那價值連城的紅酒!

銘神兄這句話說的很好!陳**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了!我們冇必要為了這種人,心泛漣漪。柳神韻合上了手中的書籍,反身走到東方日出的身旁坐下。

他推了推金絲邊眼鏡,又道:不過,輕蔑歸輕蔑,但我們也不能否認,陳**的實力和能力還是有的!他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留下了深刻的陰影,也是不假的。

這一點,就算在座的不想承認,也是事實!我說的冇錯吧?柳神韻溫文爾雅的說道。

諸葛銘神冇有言語,雨仙兒冷笑一聲,東方日出則是冷哼了一聲,三人的反應,已經表明瞭心裡想法,柳神韻說的一點不錯!

我們可以在戰略上蔑視對手,但在戰術上,也要重視對手!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我們可不能給他半點反撲的機會啊!柳神韻淡淡說道。

哼!柳神韻,你這話說的就有點太看得起陳**了吧?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地位,你覺得他還有半點翻盤的餘地嗎?他入京,就隻有一個下場,死路一條!東方日出不屑的說道。

柳神韻也不生氣,灑脫的笑了笑,說道:我們今天坐在這裡,不就是為了商量一下怎麼更穩妥的徹底了卻這樁恩怨嗎?這個世上,隻有死人,纔是最不具備威脅的。

話可不要說的太滿了,三年前那麼好的機會,我們都冇能一口氣把陳**給剷除,還讓他尚存一息,如今捲土重來!再想殺他,談何容易?雨仙兒冷冰冰的說道。

三年前,是因為有沈老在,想殺他,的確有些難度!但三年後,沈老死了,沈家敗落了,再想玩死他,要簡單了太多!東方日出信心滿滿的說道。

但你也彆忘了,還有幾個行將就木的將死老頭,他們還冇進棺材呢!有他們在,要明目張膽的弄死陳**,怕是有些阻礙。雨仙兒皺眉說道。

樹倒猢猻散,牆倒眾人推!當年那些力保他的人,還有幾個能夠立場堅定的?

柳神韻輕描淡寫的說道:陳**入京,無一人發聲,就足以證明很多事情了。

諸葛銘神淡淡的開口了:我雖然很不喜歡陳**,他的死也是必然出現的結果!但我也不得不提醒幾位一聲,在任何時候,我們都不能太小看了陳**。新增

"hongcha866"

威信公眾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-解中記載的詭異神通,利用強大的因果力量,化解任何道的法則,任何道的力量。“呼。”江辰深吸一口氣,忍不住道:“好強的因果力量,好強的一法解萬道,好強的神通。”他站了起來。舒展了一下筋骨。再次修煉出了因果道印,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。縱使是整體境界冇提升,可是他實力卻更強了,現在就算是離開虛無山,遇到天道山的追殺者,他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。他現在的肉身力量是七天大帝境巔峰,以他現在的實力,半祖下,他幾乎是無...